记者 | 张甜甜

编辑 | 王婧

排版 | 王婧

“我们共风雨,我们共追求,风雨过后是彩虹。相信经过战疫情的洗礼,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!”

3月3日的南京。花已经开了。

南京拓攻机器人联合创始人兼CEO张羽慢慢展开手中的信笺。

信的末尾,落款:

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

江苏省人民政府省长吴政隆。

3月2日,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与省长吴政隆给在苏外商投资企业写了一封信。

在这封信中,省委书记、省长表示,在这个阻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春天,江苏将与外资企业共克时艰。

这是南京2020年的春天。很多人换下厚厚的冬装。屏气凝神,等待春天。

这是抗疫的黎明之前。

截至3月1日,南京已复工外贸企业4748家,复工率为86.2%。全市已复工外资企业3184家,复工率为86.5%。

一些企业已经“看到岩石崩裂时发出的光”并且“迎光而上”。

“无人”起飞

忙着抗疫的拓攻,腾出手来把2月份的账算了一下。

80万美元的出口额。

跟去年一对比,同期增长近一倍。

因为疫情的关系,国内的供应链和物流都受到了影响。

所以,他们理了一下库存,把重点转移到了出口业务上。

如果把“卖家秀”的定位标注一下,30个国家和地区能从亚洲一直延伸到南美。

名字念得快一点,就有点像相声里的绝技――“报菜名”。

企查查信息显示,这是一家台港澳法人独资公司,股东是TOPXGUN Robotics Limited,持股比例100%,认缴出资额3000 万美元。

拓攻机器人公司主攻的是无人机的大脑――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。

企业在16年3月发布的D1系列,运用了基于差分GPS技术的超高精度的定位和自动返航技术。

当时,张羽的形容是“从这个硬币上起飞,最后绝对还回到这个硬币上。”

如今,亮点已经成了标配。

更多的应用场景被开发出来。

正如2003年的非典,误打误撞地将电子商务推到了台前。

这场疫情,让拓攻看到了硬币另一面的“机遇”。

“它本来就是一个科技趋势,只不过,在这次疫情中,有些进展会被加速。”

张羽打个比方。

“你会觉得,不那么遥远,而且也能实现。”

实力派明星“无人机”

拓攻和无人机似乎都在完成一次转折――

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高大上的技术尘埃落地,并与万丈红尘人间建立紧密联系。

“调到全自主作业模式,喷洒量3L每亩,开始!

2020年2月7日,江宁区长安马自达发动机厂内,拓攻产品副总裁尹亮亮和另外5名飞手抬头看了看天空,眯起眼。

高空之上,2台F10植保无人机正在空中对工厂生活区和办公区空地的6万平方米消杀。

在此之前,飞手已经戴好口罩、手套,按1:80 的比例稀释了84消毒液,又用1台星辰-05 测绘无人机对需要喷洒的区域测绘,用软件规划了路线。

3个小时后,2个消毒队“鸣锣收队”。

“第一,效率是人力的60倍,省时省成本;第二,比人力精准,预先设置好喷洒量,就能均匀喷洒,还不留死角,消毒效果更理想;第三,成本低。3个小时内完成6万平方米场地的消毒喷洒,我们只派出了6个人;第四,安全。无人机高空作业能避免人力喷洒过程中的人药长时间接触,而且能避免作业人员之间的接触导致的交叉感染,进一步提升了安全系数。”

尹亮亮解释说。

对于很多人来说,他们加速了一个未来场景的到来。

“当时,大家都觉得挺高大上,很多人打开窗户,朝着飞机挥手,都挺兴奋。”

一个飞手一下子发现“自己成了明星”。

2月14日,应园区的要求,他们给无人机装了拓攻X30摄像吊舱,飞到了淳化街道成山社区中心区域、建筑较矮、尚未恢复运营的幼儿园上空,执行喊话、监控、巡逻职能。

高空之下,无人机的影子倒映在很多人的眼里。

很多人拍照发了朋友圈,配文写着:

大南京,真牛!

出路是走出来的,我们一定能赢!

“只要你做企业,只要你在成长,困难就长期存在。”

张羽看得很开。

2019年拓攻的年产值是1个亿。2020年拓攻的“愿望清单”是实现100%增长。

计划是去年年底定的,尽管一季度的成绩或多或少都得受点影响,但谁也没提出要改。

他很想赢。

吴晓波很欣赏英特尔、IBM和GE,他把他们的精神总结成,“第一: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,如果你没有偏执精神,可能就不是一个能够经营企业的人;第二:你要相信大象是会跳舞的;第三:‘赢’是企业家所要追求的最高境界。

3月3日下午4点10分。

张羽给信拍了一张照片,发了朋友圈。

在“感谢领导关怀”后面,他俏皮地加上了一个奋斗的小表情。

“这说明政府对我们这个群体很关注,做企业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对环境放心,努力发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