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济观察网记者 干群芳由于全国各地因疫情延迟复工,产业链较长的汽车制造业受到了严重冲击,也成为地方政府重点的扶助对象。2月29日,央视《新闻联播》播出吉利汽车春晓基地解决复工复产难题的做法。在宁波市政府的帮助下,吉利在宁波的156家供应商已全面复工,产能恢复已超过85%,节后生产的新车开始交付客户。

同大多省份一样,浙江省规定各类企业不得早于2月10日复工,而法定的复工日是1月31日。据了解,吉利汽车于2月10日正式开启复工,但生产基地的复产则相对延迟。“因全国个城市交通管制以及众多零部件供应商未复工等原因,即使吉利复工仍无法正常生产,恳请市政府予以支持、解决……”2月13日,吉利汽车向宁波市政府发出了一封求助信。

上述央视《新闻联播》中,吉利汽车春晓制造基地副总经理徐晓航介绍道,一辆整车包括上万个零部件,少了一个都不行,从2月初基地复工以来,配套供应商的复工进度不一,最多的时候七八百个品种、近4000个零部件都存在供应难题。例如给吉利配套生产轮罩内板的宁波市泰鸿机电,由于员工未能完全到岗而供不上货,延误一分钟将面临几千块的索赔损失。

收到吉利求助信后,宁波市经信、交通等多部门紧急召开了协调会。宁波市副市长陈炳荣表示,宁波市成立了9个服务小组分赴各地,把产业链、供应链、上下游全面梳理,进行点对点、一对一地帮扶。据了解,在帮扶行动开始后,宁波市宁海9家吉利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一天内全部复产,慈溪15家零部件供应企业在两天内恢复生产……

尽管本地供应商的复工问题有了保障,但吉利汽车在浙江省外的很多配套企业复工时间难以掌控。一方面是城市之间物流运输受阻的问题,宁波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官网信息显示,针对宁波市外有185家供应商无法将零部件运送至市内各吉利生产基地的物流运输问题,宁波市交通运输局等相关部门组建临时汽车运输服务群,为吉利汽车发出100多张通行证。

另一方面,部分省外供应商可能尚未复工复产。例如,光瑞汽车零部件配套吉利KX11侧围冲压件项目在2019年落户湖北,且吉利汽车在武汉也规划了生产基地。对于这种情况,宁波市政府帮助吉利进行供应商替换。据了解,2月15日,宁波市经信局梳理107家企业清单给吉利,均为曾给吉利配套或有意向给吉利配套的企业,后续又新提供多家备选企业。据了解,宁波市经信局一共梳理出350家当地零部件配套企业名录,吉利从中选择了35家。

不过,这种切换供应商的行为却引发外界质疑。“给普通人看的,找新供应商没有那么快投产,正常最少也要8个月的。”一位汽车制造业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。此外,某汽车投资公司人士在网络上评论称,“外行可能不懂,供应商更换,生产过程需要很多实验、调整和认证,不仅是主机厂和供应商两方的事”。经济观察网记者就替换供应商所需的周期询问吉利汽车,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复。

从1999年落地宁波至今,吉利汽车带动汽车产业成为该市的经济主脉。2016年,汽车制造业首次跃升为宁波第一大产业;2017年,宁波市595家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首破2000亿元,占全省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总产值近一半。在宁波市,吉利汽车是最大的汽车整车生产企业,在杭州湾、北仑、余姚均有生产基地。到2025年,宁波计划将汽车培育成万亿级产业集群。

公开信息显示,吉利汽车春晓基地位于宁波北仑区,开工建设于2011年,占地面积1000亩,拥有整车工艺生产车间以及变速箱制造工厂,主要生产吉利博瑞、博越等车型,年产能达20万辆。吉利汽车在全国生产基地多达十余处,除了宁波春晓基地外,目前吉利整车成都、宝鸡、杭州大江东等基地也已经总装开线复工复产;动力制造公司义乌、宝鸡产能逐渐恢复。

2019年吉利汽车销量为136.16万辆,同比下滑9.3%,并为2020年设下141万辆的销量目标。今年1月份,受春节和疫情的双重影响,我国汽车产销分别同比下滑24.6%和18%,吉利汽车1月份总销量(含领克品牌)约11.18万辆,同比下滑约29%。而2月受疫情影响时间更长,乘联会数据显示,2月前三周厂家批发销量同比下滑93%。

对车企而言,每延迟复工一天都意味巨额损失。例如,东风本田因停产日损失约5亿元,北京奔驰超4亿元,神龙汽车日减收3806万元。目前,除了湖北省汽车企业按政府要求不得早于3月11日复工,其他省市的车企基本全面开启复工,并积极整合零部件供应体系以恢复产能,而替代供应商则成为多家车企提及的方案。

“想替代供应商是很难的,如果是独家供应商断供了,基本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实现替换。如果不是独家供应商断供也要分情况来看:同一款车型的某个零部件有两个供应商,替换起来没有问题;但如果是不同车型的同一个零部件,要想替换供应商还得进行质量体系认证,并不是很容易。”一位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。